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法制宣传 >

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对女记者伊藤诗织遭性侵的民事诉讼案作出裁决

2019-12-18 13:48
  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对女记者伊藤诗织遭性侵的民事诉讼案作出裁决,判决伊藤诗织胜诉,原TBS记者山口敬之赔偿其330万日元,同时驳回山口控告伊藤侵犯名誉的起诉。
  
  前后历时四年,被日本媒体视为“安倍御用记者”山口敬之对受害人伊藤诗织的性情案件终于在民事诉讼上得到了日本司法系统的支持。这是日本历史上,女性首次公开具名指控职场上的性侵害,伊藤诗织也被视为日本me too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
  
  根据《朝日新闻》的报道,主审法官铃木昭洋承认,他人与当时处于“酩酊”状态的伊藤在其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发生了性行为。这一表述已经与日本刑法中对“准强奸”的定义一致。且山口敬之的供述被严重怀疑其可信度,最终判定这场性行为没有得到伊藤诗织的同意。
  
  她在纪实作品《黑箱》中讲述了这个事件。
  
  四年前,伊藤诗织在美国的大学修习新闻和摄影专业,成为一名记者是她的目标。由于留学生活费用上的困窘,伊藤诗织课外在酒吧打工赚取学费,此间认识了日本东京广播电视台驻华盛顿分局局长山口敬之。回到日本后,伊藤诗织先后在路透社日本分社、亚洲总社短期实习、工作过。为了寻求正式的新闻记者岗位,伊藤诗织尝试向山口敬之发送了一份求职邮件,询问东京广播电视台华盛顿分局是否还有工作机会。很快,山口敬之发来回复,表示欢迎来实习,正式职位也可一边实习一边等待留用,并约定于2015年4月3日晚间在一家寿司店见面谈论工作事宜。这一晚伊藤诗织遭到了山口敬之的性侵。
  
  在寿司店,酒量还不错的伊藤诗织在喝完第二合酒(合:日本酒的传统剂量单位,一合约为180毫升)后,感到身体难受起身前往洗手间,一进洗手间立刻晕的天旋地转,跌坐在马桶盖上,之后便不省人事。待睁开眼,伊藤诗织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间陌生酒店的房间,身体被山口敬之压倒并感到剧痛。伊藤诗织斥责山口敬之停下来,但无效。事后,山口敬之哄劝伊藤诗织“人家真的喜欢上你了嘛、想尽快带你去华盛顿啊,你合格啦”。
  
  逃离酒店回到自己的寓所,出于嫌恶心情,伊藤诗织将衣物统统扔进洗衣机清洗,并淋浴冲洗,而未能留下物证。噩梦般的事件后,山口敬之再未就工作签证一事联系伊藤诗织。
  
  在朋友的陪伴鼓励下,伊藤诗织终于鼓足勇气向警方报案,本以为总算站在了起跑线上,却没想到面对的是山口敬之的否认、取证难、警方不作为等局面。山口敬之反驳道:“我利用职权跟你套近乎,说服你发生性关系了吗?从来没有过!”“你自己主动喝到烂醉如泥不省人事,我只能把你带回住处……”“像你这样的漂亮女生半裸着爬到床上,自然而然会发生点什么……”
  
  在最初的媒体报道中,伊藤诗织是个不见其名、不见其貌的“女受害人”,而她慢慢觉得在讲述故事时,作为真实的、有名字的、有面孔的人登场,会给社会带来更大的影响,“那些与我有相同经历的人,变得越少越好,我不愿任何人再体验这份痛苦”,抱着这样的想法,伊藤诗织决定自己站到台前,出版了纪实作品《黑箱》,记录了这起性侵案件的全过程。
  
  《黑箱》这本书的名字来自一名负责伊藤诗织案件的检察官的原话:“事情发生在私密的室内,不会有第三方知情,这种情况称作‘黑箱’。”伊藤诗织在向大众打开这个私密空间的时候,也触碰到了司法系统与日本社会内部的“黑箱”。
  
  事发后,当伊藤诗织确认了自己是在完全失去意识的过程中被强奸的事实时,她决定走进警察局报案,此时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五天。而日本警方一再劝说诗织放弃报案,首先案发地点是私密空间,收集证据十分困难;其次,对方是日本新闻界有权有势的人物,今后恐怕无法在日本新闻界立足。
  
  2015年4月30日,伊藤诗织提交了报案书和起诉书。两个月后,日本警方根据收集的证据申请了逮捕令,并获得了法院的签发许可。然而在逮捕山口敬之的当天,行动被日本警视厅最高层刑事部长中村格叫停。在此之前,负责此案的所有警官和检察官突然全部被调离此案。案件交付新的警官,展开长达一年多的新一轮调查,但结果依然是警方宣布因证据不足,此案不予起诉。
  
  在检察审查会对该案做出不予起诉的判定后,伊藤诗织将案件转为民事诉讼。 案件的诉讼漫长而艰辛,伊藤诗织一面应对着诉讼的相关事宜,一面推动一些女性权益活动的项目。
  
  “这一事件之后,日本开始着手修订强奸法,为期三年,截至2020年。”伊藤诗织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介绍,“同时还有一个民间组织也在推动法律的改革,此外也有媒体的力量,有关强奸的话题能够在媒体上更公开地报道出来,以供大家讨论。”
  
  在国会会议上,安倍晋三在面对有关这一事件的质询时,承诺未来会在所有地区至少都建立一家强奸应急援助中心。而伊藤诗织认为要改变日本社会对强奸的刻板印象,对于“合意”、“自愿”等词汇的解释应该更加清晰化。
  
  BBC纪录片《日本之耻》里,日本政府议员对伊藤诗织事件的评价。
  
  诗织还记得发生性侵的那天晚上,她竟无法从日语中找出一个明确的、强有力的表示拒绝的词汇。“如果我用日语叫他停下来,这听上去更像是在取悦他。所以我选择用英语咒骂他”。
  
  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对于判定这同意与否的问题都做出了改革。以瑞典为例,先前判定同意与否说“不”就行,现在的话要说“同意”才可以判定。“在日本的文化中,讨厌也可以被理解为喜欢,在这种文化下如何去纠正这种认知是一个问题。”伊藤诗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日本男性会觉得你说‘不’的时候有时候意味着可以,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需要改变。我说不就是不,我说可以才能可以。”
  
  2019年4月,山口敬之对伊藤诗织提起反诉,要求其赔偿1亿3千万日元,并在全国媒体上进行道歉,以补偿他的损失。面对山口的反击,伊藤诗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山口敬之有在媒体上回应这件事,但我并不认为那些是新闻,它们是人身攻击。”
  
  日本东京地方法院驳回了山口的反诉,日本司法系统的“黑箱”被伊藤诗织打开了一条缝隙。
Copyright © HTC司法网 www.htceshop.com 版权所有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以上